<address id="trvhl"><nobr id="trvhl"><meter id="trvhl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trvhl"><listing id="trvhl"><menuitem id="trvhl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rvhl"><listing id="trvhl"><mark id="trvhl"></mark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rvhl"><dfn id="trvhl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云南公益崗

        熱點推薦
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公益崗 > 備考資料 >

        2020云南公益崗考試內容時政熱點:綠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銀山

        2020-08-07 16:14:24| 人民日報海外版 點擊量:

        【導語】云南公益崗考試是什么?公益崗考些什么內容?備考資料都有哪些?今天云南中公教育給大家準備了云南公益崗考試備考資料,希望對大家有幫助。

        歷時50天,梅雨期終于過去!

        浙江安然無恙!

        “多年積累的基礎設施發揮了重要作用,‘五水共治’的扎實開展發揮了重要作用!”浙江省防指辦常務副主任趙孟進總結。

        浙江,因水得名、倚水而興。

        “浙江的水好。”這是外地人的印象。欣賞“溪邊照影行”的美景,體驗“郡亭枕上看潮頭”的壯闊,這也是不少人的選擇。

        水資源豐沛的浙江,其實也一直被水污染困擾:10多年前,浙江還有一些省控地表水斷面劣Ⅴ類。

        “創建生態省,打造‘綠色浙江’。”17年前,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推動“千萬工程”實施。而其中之一就是治“水”。

        2013年,浙江省委打響“五水共治”戰役,這一干,就是多年……

        水岸同治促轉型

        河水污染,根子在岸上。

        作為工業大省,要治水,必須倒逼產業轉型升級。浙江做了套“加減法”。“加”是做大做優、提質增效,“減”是限小汰劣、治污減排。

        去紹興諸暨,人們會告訴你:電鍍業讓人賺了不少錢,但生產中產生大量的廢水,讓河黑、水臭。“五水共治”開始后,諸暨系統推進五金加工業整治和集中入園工作。一大批低小散企業關停,另有19家企業整合組建成5家公司,成立工業園區。如今在鼎恒電鍍廠,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:原來污水亂排的情況早已成為歷史。

        衢州,錢塘江的源頭,護水重要性不言而喻。但前些年,衢州這個生豬養殖大市,飼養量達760多萬頭。“五水共治”開展后,當地關掉低端豬舍,實施集中養殖、廢物統一生態循環處理,飼養污染問題得到治理。

        在治水的倒逼下,浙江持續推進工業和農業“兩轉型”。截至2019年底,已累計整治臟亂差、低散亂企業13.5萬家,關停搬遷養殖戶40余萬個。

        推進“水岸同治”,污水、廁所、垃圾的整治必須在列。

        治理陶畈江,紹興市越城區馬山鎮多措并舉。不僅建造污水收集池,還取消了沿河32個河埠頭,并統一安裝護欄,杜絕了沿河洗滌的陋習。之后,再對河水清淤,砌河坎、鋪石板、裝路燈……很快,“臭水河”變成了“景觀河”。

        “五水共治”實施僅兩年,浙江就有639個鎮建成污水處理設施,新增城鎮污水管網6536公里,在全國各省份中第一個實現建制鎮污水處理設施全覆蓋。

        院子不再養雞養豬,瓶罐種花種草,擺上一綠一灰兩個分類垃圾桶……一番拾掇,小院變清爽,這得益于近年來浙江推開的“垃圾革命”。在浙江農村,“農戶源頭分類,分片包干勸導,統一上門收集,終端無害處理,村規民約規范”的生活垃圾處理模式,早已深入人心。

        岸上干凈,水清除了污染源,相當于“釜底抽薪”,一勞永逸解決問題。與此同時,直接針對水體的“清三河”——治理黑河、臭河、垃圾河——工作也在同步進行。至2016年,全省清理垃圾黑臭河1.1萬余公里,各地水質明顯好轉。

        五級河長保清流

        行走在浙江各地,只要在水邊,很容易看到“小微水體管理公示牌”,寫著鎮級、村級負責人及河長的姓名和電話。老百姓發現問題,可隨時電話舉報。

        2013年底開始,浙江推出“河長制”——由機關干部擔當“河長”,對包干河道的斷面水質達標、水環境改善負領導責任。在浙江,都是當地一把手擔任最難治河道的河長。

        一上任,河長們便全面診斷所管轄的河道,排查河道排水口、沿河排污情況、污染源構成……情況全面掌握后,實施“一河一策”,對癥下藥。不治好水不收工!

        很多時候,河長發現問題并不能立刻解決,怎么辦?

        “不能就地解決的,我們就上報,由市、鎮兩級協調。”杭州建德市航頭鎮的村級河長傅遠輝介紹:

        不久前,傅遠輝在巡河中,發現水上漂浮著油污。油污何來?傅遠輝一時難以查清,就將問題上報。在多方力量的配合下,很快查到源頭:一家針紡企業沒有管住自家的廢油,雨天時出現滲漏。

        很快,這家企業就關停整改。

        目前,浙江已建立“省市縣鄉村”五級河長體系,各級河長5.7萬余人。所有河流水系分級分段設置河長,落實河長包干責任制。

        “五水共治”落實得好不好,領導干部是關鍵。為此,浙江專門設置了省委、省政府30個督查組,嚴格落實治水責任。建立“四個一”督查機制:一月一提醒,一月一督查、一月一通報、一月一考評。

        這一抓,取得了成效。一鼓作氣,“湖長制”“灘(灣)長制”相繼建立,管理體系又延伸到湖庫、海灣以及池、渠、塘、井等小微水體。

        “五水共治”,越做越細!

        多重保障求長效

        開展“五水共治”,浙江投入多少財力?

        有統計,2014至今,全省“五水共治”各類社會資金累計超過6200億元。

        浙江省委、省政府定下兩個“規矩”:第一個“規矩”,“保證環保投入增長幅度高于經濟增長速度,將各級削減的‘三公’經費用于治水……”用足財政貼息、獎勵、補助等措施。除此之外,還鼓勵社會資本參與。

        第二個“規矩”,將“青山綠水”保護納入政績考核體系。

        財力支持、制度支持,于治水干部而言,是“獎勵”。為考核訂下的硬性指標,則是“督促”。

        千島湖的水,天下聞名。能常年保持Ⅰ類水質,與省里的“生態指揮棒”有關。浙江近年來不再搞單純的GDP競賽,而是把各縣市分為工業主導型、綜合發展型、生態保護型三個類別分類考核。用當地干部的話說,GDP增長是政績,抓生態環保同樣也是政績。

        在浙江,從跨行政區域水質交接斷面考核管理、行政問責,到政府年度績效考核環保成績“一票否決”,再到“出境水必須優于入境水”這一剛性指標,一項項制度,督促廣大干部用心、用力治水。

        然而,有一件事還要避免:不能“黨員河里干,群眾岸上看”。

        浙江省治水辦負責同志胸有成竹,“我們現在是全民治水。”當下的浙江,已實現了從“政府治水”到“全民治水”的轉變。

        的確。自“五水共治”開展以來,浙江各地依托共青婦和社會組織,建設了一支支龐大的治水志愿者隊伍。

        在杭州桐廬,有維護池塘水質的“池大爺”“塘大媽”;在寧波寧海,有參與巡河的洋河長;在金華東陽,有為治水捐錢捐物的鄉賢河長;在麗水慶元,民間河長發現有人把剩飯菜倒進水里喂魚、河邊亂扔垃圾等不文明行為時,會及時勸導,并清除干凈。

        剩余“四水”捏成“拳”

        握指成拳。浙江豎起“治污水”這個“大拇指”的同時,也把剩余“四水”捏成“拳頭”。一大批急難問題得到解決、一大批水利工程接連上馬,使得浙江水環境得到極大改善。

        ——防洪水

        7月8日,新安江水電站開啟9孔泄洪,雖然這是浙江史上最大流量的泄洪,但整體上新安江沒有出現大險情。這與浙江狠抓“防洪水”密不可分。

        全力提高防洪水平,浙江大力推進重大水工程建設。在杭州,“千塘加固”“強排入海”等工程齊頭并進;在諸暨,智慧水利工程促進防洪硬、軟件雙提升……

        ——排澇水

        “一下暴雨,就有積水。煩不勝煩。”在杭州,居民對城市積水“深惡痛絕”。近來,杭州系統實施道路積水點工程改造,并針對摸排出來的40多條斷頭河排出計劃,一河一策,逐個打通。

        開展“排澇水”工程,浙江多地因地制宜。在紹興上虞區,實施斷頭河整治項目40個,此舉被百姓稱為“再造半條曹娥江”;在湖州市吳興區,愛山街道加大管網改造的同時,籌建小區排澇站,解決排澇問題……

        ——保供水

        “以前,遇到干旱天氣,農村爭水打架是常有的事。近年來,我們沒接到一起爭水糾紛報告。”浙江省水利廳負責人告訴記者:“保供水工程實施以后,浙江數百萬人供水問題解決了。”

        保供水,浙江水利部門重點推進“開源”、“引調”、“提升”等三類工程建設。到2020年,浙江縣級以上城市及主要城鎮集中式多源供水的工程體系基本形成,農村飲水安全保障水平也基本與城鎮同步。

        ——抓節水

        江南水鄉還要抓節水?這是很多人的疑問。其實,浙江人均水資源很少,不足世界人均的1/4。

        抓節水,浙江系統推進“雨水示范、屋頂收集、改造器具、一戶一表、節水型載體創建、農業節水改造、工業節水改造”七大工程。同時,還全面建立省、市、縣三級水資源控制指標體系與管理目標責任制。在浙江,節水成效好壞,已直接與各地黨政主要負責人的績效考核掛鉤。

        碧波清流又重現

        2020年,是“五水共治”實現“決戰全勝、展示成效”的關鍵之年。如今,浙江水環境如何?

        在浙江省治水辦,記者看到一項項數據:

        浙江已完成“剿滅劣Ⅴ類水”任務,城市黑臭水體消除率100%、消劣任務提前3年完成;2019年全省地表水總體水質為優;2萬個村完成生活污水治理設施建設……

        現實情況又如何?

        走進湖州市安吉縣迂迢村,一條清澈的小溪穿越整個小村;行至杭州桐廬縣,秀麗富春江穿城而過,一路青山綠水……

        “浙江的水環境治理可以為全球提供先進經驗。”2019年6月,聯合國世界環境日主場活動在杭州舉行,時任聯合國副秘書長、環境署執行主任埃里克·索爾海姆在浦江、安吉考察后,這樣稱贊浙江這項工作。

        在“五水共治”的帶動下,浙江還著力將環境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。當下,綠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銀山。

        全縣水晶加工主體減少了90%,水晶產業產值和稅收仍增長24%和2.6%……金華浦江縣的發展成績讓人驚訝。浦江當地人介紹:正是因為“五水共治”的倒逼,縣里大力整治“低小散”后,建立工業園區,推進集約發展,才有了當下成績。

        小橋流水、垂柳拂岸……最近,湖州市吳興區妙西鎮妙山村村頭,停了不少來自上海的旅游車。一灣清澈的小溪旁,農家樂老板忙得不亦樂乎。“雖說疫情未消,但憑借著好山好水,我們最近已接待游客80多萬人次!”妙西鎮黨委委員張寅介紹。

        “五水共治”的接續開展,也讓群眾在潛移默化中提高了素質。紹興柯巖街道河塔村保潔工季云珍很有感慨:“以前,從早到晚要不停地撿垃圾,F在山青了水綠了,我的活兒也輕松起來——這么好的環境,誰還好意思亂扔?”

        原標題:綠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銀山 浙江“水秀天下”的秘訣

        文章來源:http://paper.people.com.cn/rmrbhwb/html/2020-08/06/content_2001838.htm

         注:本站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,轉載請保留出處及源文件地址。
        (責任編輯:zly)

        免責聲明:本站所提供均來源于網友提供或網絡搜集,由本站編輯整理,僅供個人研究、交流學習使用,不涉及商業盈利目的。如涉及版權問題,請聯系本站管理員予以更改或刪除。

        微信公眾號
        微博二維碼
        咨詢電話(9:30-23:30)

        400 6300 999

        在線客服 點擊咨詢

        投訴建議:400 6300 999轉4

        玩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