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trvhl"><nobr id="trvhl"><meter id="trvhl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trvhl"><listing id="trvhl"><menuitem id="trvhl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rvhl"><listing id="trvhl"><mark id="trvhl"></mark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rvhl"><dfn id="trvhl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云南銀行招聘

        熱點推薦
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銀行招聘 > 閱讀資料 > 筆試技巧 >

        2020云南銀行招聘考試時政熱點:生態飯才是長久飯

        2020-07-17 17:38:14| 人民日報 點擊量:

        編輯推薦2021年云南銀行秋招備考群:2021年云南銀行秋招備考群

        編輯推薦2020年云南銀行招聘考試公告信息匯總(全年)

        豫西多奇境。熊耳山在欒川縣內蜿蜒曲折,造就了一道道秀美溝域,倉房村就藏在這深溝之中。

        竹林幽徑,古樸農家,空氣中透著甜味兒。走近村口,鄉村民宿“倉房人家”映入眼簾。

        “快來,快來,屋里請!”民宿主人李銀生把我們迎了進去,落座,沏茶,山泉水沖泡的毛尖清香四溢。

        “老李,生意咋樣?”

        “這段時間緩過勁兒了,訂單上來了,尤其節假日,房間都訂滿了。”李銀生答道。

        “當初咋想的開民宿?”

        “窮日子過怕了。自打端起‘旅游碗’,吃上‘生態飯’,就甩掉了窮帽子,日子越過越紅火。”李銀生啜了口茶,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      山村盼出路,風景咋才能變“錢景”

        倉房村山清水秀,這片山水有李銀生兒時的記憶,也曾經滿是現實的無奈。

        “山多、地瘦,過去日子過得不行。”老李想起當年直嘆氣,全家6口人,只有5畝地,還都是溝溝田、條條地,一年種一季玉米,一畝地打不下四五百斤。

        “開荒山尖尖,種地天邊邊”,村里人一度扒坡種地、伐木砍竹,“山啃禿了一片又一片,還是掙不了幾個錢。”李銀生說。

        種地不行,出去打工。和不少年輕人一樣,李銀生20歲那年到外面闖蕩?勺约阂粵]技術,二沒文化,外出務工收入低、開銷大,為了照顧體弱多病的父母,沒幾年他又回了村里。

        倉房人祖輩守著好山水,卻過著窮日子。村委會主任王青獻記得,2013年全村年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左右,185戶人家,貧困戶就有112戶。

        “咱有胳膊有腿,咋還成了貧困戶?”李銀生心有不甘,發誓一定要把好日子掙回來。

        和倉房村一嶺之隔,重渡村在山的那邊。一樣的山水,一樣的條件,光景卻大不一樣。前些年,靠著鄉村旅游,重渡溝名聲大噪,山那邊的人們富了。到2013年底,重渡村年人均收入達到3萬元,“家家小轎車,蓋新房,綠水青山成了‘綠色銀行’”。

        李銀生沾上了景區的光,他每天跑得勤,騎著電動三輪車把竹筍、木耳、香菇等山貨賣到山那邊。

        倉房村人在思考。那段時間,村里人茶余飯后總在拉呱(聊天),過去倉房比重渡還強些,人家咋走到了前頭?

        “咱坡坡地里種一年,不如別人農家樂開一天!”

        “不能再開山種田、上山砍竹了,得換個干法。”

        “關鍵是他們村先通了柏油路,咱也得想法兒打通到溝口的路。”

        在外闖過的李銀生覺得,倉房村缺的不只是條柏油路,更需要一條脫貧路——向重渡村學,讓山里的風景變“錢景”。

        政策及時雨,村民開民宿賣風景

        盼啥來啥。2013年元旦,從洛陽到欒川的高速公路通車,高速口通往重渡溝景區的公路途經倉房村。

        “路通了,鄉村旅游就有指望了!”李銀生看到了希望。

        可是,項目從哪來,錢從哪兒來?住宿、餐飲、基礎設施,哪樣都得不小的投入。

        精準扶貧、精準脫貧,一項項好政策落地生根。

        竹海野生動物園項目落戶倉房村,村里的崎嶇山地、茂盛竹林成了休閑好地方。通過山地流轉,村民有租金、有分紅,園區就業有工資,項目帶動每年戶均增收6000多元,還帶來300萬元務工收入。

        “更主要的是,園區引來了人氣,到旺季車都沒地方停了。”李銀生感到開農家樂的機會來了。

        扶貧干部牽線對接,李銀生把各項政策了解得門兒清:扶貧小額創業貸款10萬元,免息;貧困戶互保貸款3萬元,也是免息;到戶增收資金3000元,直接打到個人戶頭。還有,縣里對發展鄉村旅游的貧困戶,最高補貼6萬元。

        10多萬元政策資金,再加上貸款和自籌資金,李銀生對自家房屋進行了改造,2015年底開起了鄉村民宿,取名“倉房人家”。

        剛干旅游兩眼一抹黑,鎮里組織起免費培訓班,李銀生和妻子認認真真當起了學生,從房間保潔、做飯到接待禮儀,兩口子漸漸入了門。一有空,老李就跑到重渡溝取經,“學到才能賺到,多問問人家,不丟人!”“倉房人家”生意漸漸走上正軌,一年盈利七八萬元。2016年,李銀生全家脫了貧。

        好生態也能富口袋,越來越多的村民嘗到了甜頭。倉房村制定了村規民約,嚴禁開荒種田,不再上山砍樹,引導村民放下柴刀“種”風景。王青獻說,現在村里開起42戶農家賓館,每戶年均增收3萬元。有的賣山貨,有的家門口就業,去年底112戶貧困戶全部脫貧。

        一道風景溝帶火一條產業鏈。重渡溝柿子醋、紅薯粉、山果飲料等農副產品身價大漲,去年產值達9600多萬元,還帶動了周邊農民從事經商、運輸、餐飲等,就業人數達3.5萬人。

        農家樂減量增效,守護好生態,一起富口袋

        旅游飯就是生態飯嗎?

        “過去覺得對頭,現在看也不一定。”李銀生說,這兩年重渡溝周邊旅游火了,光自駕游客就翻了一番。游客多了,自然財源滾滾,可是污染也隨之加重,景區一天的廢水排放量最高達到8000噸。

        “沒了綠水青山,還能保住金山銀山?”吃上旅游飯的鄉親又在考慮新問題。

        政府引導,成立重渡溝景區管委會,重渡村與周邊8個村攜手實施“減量增效”——壓減景區床位數量,提升服務質量,將農家賓館升級為精品民宿。對分流到周邊村里農家賓館的游客,景區給予門票優惠。同時,加強污水處理等基礎設施建設。

        “說保護環境誰都支持,可是要減少床位,相當于從一家一戶兜里掏錢,找誰都不愿干。”李銀生坦言,剛開始許多人都在觀望。

        關鍵時候,重渡村老支書余長生站了出來,將自家農家樂的床位從50張減到了15張,打造了12間各具特色的精品房。房間少了,品位上去了,旺季一間房住一天能賣到1000元,老余一年賺了60多萬元。

        “有賬算,在理兒!”李銀生說,大家慢慢想通了,“減量增效”工作順利推進。

        守護好生態,周邊一個個村莊也吃起旅游飯。新南村建起“鐵路小鎮”,信號燈、標志牌,鄉間列車行駛在翠竹山水間。有了“火車”,大山“活”了,全村辦起89戶農家賓館,戶年均增收5000元以上。北鄉村種植100畝梯田向日葵,賞花節吸引大量游客,花期過后,向日葵籽榨油銷售。

        “人不負青山,青山定不負人。”欒川縣咬定生態扶貧,建起23個生態莊園、1442家農家賓館,鄉村旅游帶動1.3萬人脫貧,綠水青山正變成金山銀山。

        如今,李銀生又有了新打算,為自家的民宿打品牌、上星級,下一步開發“竹”特色精品房,“俺算是認準了,這碗‘生態飯’才是長久飯!”

        原標題:生態飯才是長久飯(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)

        文章來源:http://paper.people.com.cn/rmrb/html/2020-07/08/nw.D110000renmrb_20200708_1-01.htm

         注:本站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,轉載請保留出處及源文件地址。
        (責任編輯:云南中公-小蠢魚)

        免責聲明:本站所提供均來源于網友提供或網絡搜集,由本站編輯整理,僅供個人研究、交流學習使用,不涉及商業盈利目的。如涉及版權問題,請聯系本站管理員予以更改或刪除。

        微信公眾號
        微博二維碼
        咨詢電話(9:30-23:30)

        400 6300 999

        在線客服 點擊咨詢

        投訴建議:400 6300 999轉4

        玩彩网